欢迎访问温州国际眼镜展官网!距离展会开幕还有:159天 2022年5月13-15日 温州国际会展中心

首页 / 媒体 /

行业新闻

系列报道 · 壹丨盒睛睛入局视听品类赛道,眼视光行业风口再现?


不久前,一则新闻让眼镜行业意外上了“热搜”:位于上海浦东的盒马X会员店内,视听品类门店——“盒睛睛”以全新的姿态面向大众,其将为盒马X会员店会员提供免费验光、眼镜清洗、调整以及维修服务,为消费者提供清晰、舒适的视觉体验以及更多高性价比的潮牌眼镜。一时间,行业内外对此掀起了热议。对于盒马入局视听领域,您怎么看?本刊特别带来了系列报道,此为上篇。

微信图片_20210531092629.jpg

上海浦东盒马X会员店


作为阿里体系中布局新零售的排头兵,盒睛睛亦被解读为“阿里巴巴要来搞眼镜事业了”,对此,眼镜行业内部出现了几种不同的声音:一种声音认为,依托于淘宝、阿里集团商业体系,盒马进军视听品类赛道,颇有些大象入局的气势,眼镜零售行业的未来似乎堪忧;另一种声音则表示,近年来,眼镜零售行业虽有变化,但变化太慢,盒睛睛的入局,多少会让传统眼镜业增加一丝危机感,进而寻求突破,一同将眼视光行业做大做强;也有一部分行业人士底气十足,认为专业及体验仍是眼镜零售的核心,因而,盒睛睛和其他入局玩家一样,撼动不了眼镜零售企业的“根基”。

 

那么,我们应如何看待盒睛睛事件呢?盒马入局视听品类赛道,对传统眼镜零售企业会有哪些影响呢?


 盒马X会员店,野心不在于此 


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、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曾在公开场合表示,2021年,盒马将新开10家X会员店,打造盒马增长的第二曲线,加快品类结构向Costco靠拢,盒马X会员店要在全面对标、竞争中成长。以“生鲜加强型超市”出道的盒马,原本在供应链上是以生鲜和食品为主,放弃了一部分传统大卖场的品类,如果要转型会员制商店,则需要在品类上做一些突破。

 

从这一层面而言,盒马X会员店增设视听品类,与其认为是新零售降维与传统眼镜零售企业竞争,倒不如说是盒马调整品类结构,对标Costco、山姆会员店等会员制零售业态的必然之举。

 

作为会员店领域的老大哥,山姆会员商店背靠沃尔玛,是拥有36年历史的高端会员制商店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山姆目前在全球拥有800多家门店,服务5000多万会员,预计到2022年底,在我国将有40~45家门店及在建门店。在品类方面,除了生鲜、食品、母婴等品类外,还涵盖了黄金珠宝、高端眼镜等。在眼镜选品上,山姆会员店通过展示GUCCI、ARMANI、TIFFANY&Co、PRADA等知名品牌以及各式明星同款,为会员提供了一站式眼镜零售服务。同样是会员制门店,位于上海的Costco亦设有光学眼镜部、听力中心等“非常规”品类。通过几乎涵盖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全品类精选,Costco让每一个会员都能在卖场里找到差异化的产品,进而提升“会员付费”的价值,增强会员的黏性。

 

因而,作为众多品类中的一种,相比于老大哥们的驾轻就熟,盒马X会员店在视听品类方面的尝试最终效果如何,还有待时间的考验。眼镜零售人大可抱着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的心态去看待这一事件,如果盒马X会员店能够进一步拉近视听品类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,对于眼镜传统眼镜零售企业而言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毕竟,只有多方助力,眼镜市场的蛋糕才能越做越大。



 眼镜零售生长的土壤是什么 



当下,外界对国内眼镜零售市场的主要认知仍停留在“高容量、高增长、高毛利”上,加之眼镜零售市场增长空间虽大,但仍处于粗放竞争阶段,区域化、地域性零售品牌众多,缺乏可以主导市场的垄断性零售品牌。因而,在传统眼镜零售店业绩增长乏力、大呼生存艰难的同时,各类资本、创业者却将眼镜行业视为蓝海市场,频频“闯入”。


2018年8月,以尼龙偏光太阳镜这一单品火爆全网的TS柏缤眼镜在完成了小米商城、米家有品、小米天猫旗舰店及小米京东自营店等线上布局之后,用不到两年的时间从线上走到线下,在北京望京凯德MALL三楼开出了首家线下直营店。彼时,作为小米生态链中唯一的视光行业品牌,TS柏缤眼镜被认为是“小米眼镜”,借助小米的线上线下渠道,服务小米自带的3亿粉丝流量。而“高性价比”这一定位,使TS柏缤眼镜通过“线上做眼镜快消品,线下做亲民轻奢眼镜”来满足不同人群的个性化配镜需求。


更早些时候(2010年),创业者陈峰看到了眼镜零售市场的机会,并在成都创立了木九十。在“把眼镜卖给不戴眼镜的人,像卖衣服一样让消费者自由挑选眼镜,而不是透过冷冰冰的玻璃柜去指点取眼镜选款”的品牌定位之下,木九十很快脱颖于一批主打功能眼镜的公司,迅速成长为眼镜零售领域的后起之秀。


作为眼镜零售领域的“闯入者”,上述两者如今的境遇却大不相同:对于前者,笔者通过企查查搜索发现,捷耐拓(北京)光学科技有限公司显示为“存续”状态,旗下关联的官网www.tsoptical.com却暂时无法访问,原因是未根据工信部相关法律进行备案。而在大众点评搜索“TS眼镜”,显示其位于北京市西直门凯德Mall的门店暂停营业。笔者辗转联系相关知情人士,其表示早已于2019年离职,对TS柏缤眼镜后续境况不得而知。对于后者,木九十品牌现遍布全球多个国家,拥有超过700家门店,一年的营业收入约占到全国眼镜零售市场的3%(2018年眼镜行业市场规模700亿元)。


在复盘新入局品牌的发展路径时,我们会发现,尽管闯入者众多,但真正能够在眼镜零售行业扎下根来的似乎少之又少,与此同时,发展到不同阶段的眼镜零售品牌,同样面临着一些现实问题:如TS柏缤眼镜,其试图以庞大的流量和强势的资源整合能力,撬动眼镜零售行业的巨大市场,最终却不如预期;而木九十在业绩一路高歌猛进的同时,亦面临着“如何用专业讲故事”这一难题。此外,新入局的眼镜零售品牌,如果想要寻求更长期的发展,最终仍会面临传统眼镜零售企业面临的诸如运营成本高、营收总流水低、配镜环节多、顾客积累慢等普遍性问题。


这不禁让人思考,中国眼镜零售业发展的土壤到底是什么?眼镜零售企业如何才能走得更稳、更好?


 突破,在势,更在人 



近几年,眼镜零售企业业绩受互联网、新零售等多重影响,整体呈现“两增两降”的趋势,即社区店、楼宇店出现了相应增长,而购物中心店、商圈临街店等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。与此同时,传统眼镜零售企业的大部分增长多是由于开店扩张带来的增长,而非单店业绩的增长:根据Euro Monitor的行业调查报告显示,从2014年到2019年(疫情发生前),眼镜零售规模从628亿元增长到了820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5%;店铺数量从5.8万家增长到了10万家,年复合增长率11.5%;单店年均收入则从108万元降低至了82万元。


种种迹象表明,一方面,眼镜零售市场并没有饱和,需求仍在持续增长,另一方面,单店配镜人数分流稀释,客单价提升乏力,眼镜零售行业同质化竞争加剧。因而,不论是盒睛睛的高调入局,木九十的另类打法,抑或近年来异军突起的楼宇眼镜零售业态,新模式的出现以及不断发展,恰好可以为传统眼镜零售企业提供一些关于发展、破局的思路。


相关数据显示,未来10年,眼镜行业的发展前景可观:眼镜零售市场将增长3倍以上,达到3080亿的规模;人均消费将达到700元/单;眼镜零售店规模再增加50%,达15万家。要让这些数字变为现实,需要眼视光人的不懈努力。


事实上,任何一种新的消费模式出现,对于传统模式将不可避免地造成顾客的部分流失和分化,但这恰恰也是传统眼镜零售企业面临的一个新契机,是坚持自我定位和风格,趁机强化自身标签?还是持续改造,不断以新的面貌来吸引顾客?并没有标准答案。当下,消费者的需求在不断变化、提高,越来越追求眼镜的个性化、时尚化、功能化,对服务也越来越“挑剔”,不论是盒睛睛提供的卖场式眼镜零售服务,还是视光诊所提供的专业性眼视光服务,抑或是传统眼镜零售店提供的以验配为主的视光服务,不同类型的眼镜零售门店均大有可为。



结语


就眼视光行业而言,更丰富的产品选择,更多样化的消费模式,不仅能够带动行业的发展,还能同时起到教育消费者、提升消费者鉴别能力和消费意识的作用,从而释放更多的消费需求,最终提升整个行业的服务水平。盒睛睛也好,早前的TS眼镜也罢,其对于眼镜零售行业的影响,尚需要经过时间的验证才能慢慢凸显。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外来玩家入局,对于中国眼镜零售业的发展具有积极意义,眼镜人不妨放下“成见”,从中寻找有利于自身改进、发展的启示。